1. <form id="oaqab"></form>
    <strike id="oaqab"><pre id="oaqab"></pre></strike><nav id="oaqab"><table id="oaqab"><small id="oaqab"></small></table></nav>

    <small id="oaqab"><dd id="oaqab"></dd></small>
      <wbr id="oaqab"><pre id="oaqab"><video id="oaqab"></video></pre></wbr>
    1. <sub id="oaqab"><table id="oaqab"><td id="oaqab"></td></table></sub>
    2. 當前欄目:首頁 > 國學文化 > 唐詩宋詞 > 正文
      國學文化
    3. 詞的大眾化由柳永開啟,且廣受文人效仿,他為何能做到這一點
    4. 時間:2023-06-05 16:19:49        編輯:宗皓        點擊量:807次
    5.        詩和詞,是中國古典文化中的“雙絕”,相比較而言,詞因為誕生之初是起于市井曲調,創作風格更通俗,更受底層人民的歡迎。
             詞的巔峰期在宋朝,宋詞和唐詩并列,而宋詞的廣泛傳播,以及創作風格、內容、題材等逐漸變得符合百姓階層的口味,離不開宋詞大家“柳三變”柳永的努力。不過,柳永變得更專注詞的創作,是不得已而為之,宋朝讀書人的人生最大抱負,其實是希望能科舉高中,進而為官造福一方,青史留名。但柳永在50歲之前,多次參加科舉考試,卻從未考中。由此,對中舉出仕慢慢絕望的柳永,只得沉溺于勾欄、娼館、酒樓之間,尋找新的精神寄托,當然,也是為了生活。柳永數十年如一日地進行詞的創作,開創了宋詞中的“俚俗詞派”,將宋詞口語化、通俗化,使得宋詞成為連大多數百姓都能懂的文化形式。
             柳永的“俚俗詞派”,最初是被當時的士大夫階層排斥的,而且,連皇帝也厭惡他寫的詞。這是因為,柳永在寫這類詞時,用了大量的艷俗語句,雖然更符合當時的市民階層的口味和喜好,特別膾炙人口,卻被曲高和寡的士大夫們所不容。
      在柳永之前,宋朝文人寫的詞,還都是比較高雅的,即使傳播出去,也需要有相當的文化根底,才能看得懂、聽得懂。這就好比今天相聲界的高雅和俗氣之爭。不過,人民群眾的傳播力量,顯然大過曲高和寡。加上當時的社會背景和環境提供的有利條件,也幫助了柳永的“俗詞”的傳播。
             柳永生于宋太宗年間,到他21歲時,北宋和遼國簽訂了“澶淵之盟”,兩國之間再無刀兵之憂,世界一下變得和平起來,這是自唐末以來,難得的和平時期。和平時期的社會發展欣欣向榮,催生了老百姓對于文化、藝術方面的需求,這也是北宋成為歷史上在文化方面建樹最大的朝代的原因之一。因此,柳永的創作高峰期,正好遇上極好的大環境,即使他寫的某些詞,擠不上士大夫的飯桌,也有足夠的中、低層市場來容納。最重要的是,當發泄完了“青春都一餉。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?!钡聂[騷后,柳永的詞開始慢慢抒情。抒情的詞,被老百姓高度接受,特別是青年人的接受程度最高。
            想想我們的當初,上世紀八、九十年代時,社會青年、學生們,對港臺抒情歌曲的歡迎度,就能知道,抒情絕對是一柄大殺器。而且,在北宋中期,遠離戰爭的環境下,生活如此美好,抒情的詞慢慢在士大夫階層中,也比慷慨激昂的詞更有市場。柳永的詞,或許艷俗,或許不高雅,但正契合了當時的社會需要?!氨憧v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?”、“待這回、好好憐伊,更不輕離拆?!?、“莫閑愁。共綠蟻、紅粉相尤?!钡鹊仁闱樵~句,剛好讓“澶淵之盟”后閑著沒事干的宋朝人的小心思被觸動。有了抒情的襯托,柳永的詞才能被廣泛傳播和接受,這一點就足夠他享用了。至于他對“慢詞”的創作、推廣,對詞的曲調、詞牌等的貢獻,那是文學大家們去欣賞鑒定的,跟老百姓的欣賞能力無關。
             當時的宋朝市井百姓要的詞,就是通俗易懂,符合心境,符合心理幻想,這些,在柳永的詞里,全都有。實際上,柳永寫的詞,正好是讓詞回歸到本性,詞這種藝術形式在被創作出來之初,本就是流行于民間的市井曲調。
            初唐時,當時的文化人還看不起詞,中唐時,部分文人開始把詞這種藝術和創作形式引入到自己的創作中,但采用的語句都是比較高大上的。至宋初時,依舊是如此,如南唐后主李煜,他寫的詞就比柳永寫得更好,但顯然,“問君能有許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?!钡囊饩?,不會有幾個市井百姓能理解,是柳永的詞讓上到士大夫,下到市井百姓,都開拓了新的視野。
             總的來說,柳永的詞能廣受市井百姓的歡迎,能成為許多宋代文人效仿的榜樣,能廣泛傳播,所依靠的,首先是和平的社會大環境的支持,其次是風格上抒情。就好像清朝文人宋翔鳳在其所著寫的《樂府余論》中,評論宋朝“慢詞”(柳永寫的詞,絕大多都是慢詞)的興盛時,對其興盛的主因,就是寫的“中原息兵,汴京繁庶,歌臺舞戲,競賭新聲?!焙推?、富裕的環境,才能容納柳永的抒情詞。有了這個前提,進而才是“耆卿失意無俚,流連坊曲,遂盡收俚俗語言編入詞中,以便妓人傳習,一時動聽,散播四方?!痹诹绖撟鞯幕A上,然后“(蘇)東坡、(秦)少游、山谷(黃庭堅)輩相繼有作,慢詞遂盛?!?br />        如果柳永是生活在南宋,他的抒情詞,大概市場容納度要小得多,南宋適合陸游、辛棄疾這樣的愛國、蒼涼、豪邁派。柳永50歲時,因宋仁宗為安撫那些大齡屢不中科舉的讀書人,刻意放寬科考尺度,終于得中進士,成為一名大宋官員。但他的年齡,已經注定使得他無法在官場上走得太遠,為官十六、七年,到退休時,不過是個屯田員外郎(品級大概在五品到六品之間)。他的才華,也早在盛年時,全獻給了詞。他一生最大的貢獻,就是讓詞從高雅變得通俗,讓詞從文化人的曲高和寡中,走向了民間,更多人的喜愛,才促進了更多讀書人去寫詞,宋詞的巔峰,由他開啟。
            參考文獻:《中國文化簡史》《樂府余論》
    6. 上一篇:宋朝詩人筆下的最美勞動者
    7. 下一篇:已經沒有了

    8. 分享至:
    9. 我來說兩句
      登錄后可評論



    10. 網易
    11. 百度
    12. 大眾網
    13. 中文天堂最新版在线www_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_2020天堂在线亚洲精品专区
      1. <form id="oaqab"></form>
        <strike id="oaqab"><pre id="oaqab"></pre></strike><nav id="oaqab"><table id="oaqab"><small id="oaqab"></small></table></nav>

        <small id="oaqab"><dd id="oaqab"></dd></small>
          <wbr id="oaqab"><pre id="oaqab"><video id="oaqab"></video></pre></wbr>
        1. <sub id="oaqab"><table id="oaqab"><td id="oaqab"></td></table></sub>